X

未登录

我的积分0分

2019/01/22 来源:原创

继去年宜信携手《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将“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 ”(MIT Technology Review Innovators Under 35)奖项落地中国后,2019年1月21日在第二届“35岁以下科技创新35人颁奖典礼”上,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发表题为《科创新生态》的主题演讲,并为获得先锋者称号的八位科学家颁奖。

唐宁为获得先锋者称号的八位科学家颁奖.jpeg

唐宁为获得先锋者称号的八位科学家颁奖

唐宁在演讲中表示,今天企业家们最为关注的是效率提升,如何更好的过冬、在行业中胜出,这些痛点也是科学家和创业者需求的来源。宜信可以在这方面为双方架起一座桥梁。宜信的科创母基金在地方政府、地方企业家、创业者之间建立起了桥梁,在传统经济企业和创新企业之间建立起关联,把它们放在一个交流平台之上,让火花碰撞,让新的想法、新的技术真正能够支持传统经济换发青春。

通过顶级财富管理机构的服务,富一代、创一代把长期的资本交给科创生态体系,让自己的企业从体系之中深深获益,同时做好自己的传承工作,可以轻装上阵,参与到下一个40年的成功之中。

唐宁发表题为《科创新生态》的主题演讲.jpeg

唐宁发表题为《科创新生态》的主题演讲

从1999年开始,每一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都会选出一批35岁以下最具有创新性与影响力的科学家、科研工作者、科技创业者,这就是具有国际权威的科技榜单《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全球35位35岁以下科技创新青年”(MIT Technology Review Innovators Under 35)。

以下为唐宁演讲实录:

唐宁(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大家好!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场科技创新的盛会,我们非常开心、非常骄傲,与我们的合作伙伴《麻省理工科技评论》合作,把这样的世界级重量奖项带到中国,一个崛起的科创大国。

在座有很多科学家、创业者,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在中国,一个健康的科创体系、科创生态,最缺什么东西?我们说我们的科技创新大环境与硅谷相比,与以色列相比,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进步,我们在很多领域已经处于了世界前沿。

我们今天的科创生态圈、生态体系最缺什么呢?我们缺企业家精神吗?中国人似乎从来都具备极强的企业家精神,我们缺好项目、好想法、好创业团队吗?我们支持了很多顶级的创投机构,我们与他们密切合作。他们告诉我,他们不缺优秀的创业团队,他们最缺的是长期的资金,能够给创新、创业十年以上支持伴随的资金,能够承担高风险、高收益、高回报的、耐心的资金,所谓的创新资本。

中国有很多钱,但又缺那些长期的钱、耐心的钱、有温度的钱、能够支持科技创新十年的钱。作为一位金融人士,我们能做什么?我们做了什么?在中国金融市场之上,正在崛起一个重要的创新模式“母基金”,母基金的创新模式起到的作用是,为大家耳熟能详的支持科技创新的顶级创投机构给予十年以上的资本支持,真格基金、IDG资本、华创资本等等,他们是这些明日之星、科技创新头部企业的投资人。这些科技企业需要十年以上的成长,跟传统经济的房地产、制造业不一样。他们很清醒,看数字的话几年可能没有现金流,需要跟市场不断地迭代,冒很高的风险,传统金融模式不能够支持他们,他们需要创投。

创投十年以上的钱来自于哪里呢?来自于母基金。母基金的钱来自于哪里呢?这是这个模式的有趣之处,母基金的钱来自于传统经济的赢家。我们在过去改革开放40年成功的创一代、富一代,他们从事制造业、进出口、房地产等等各行各业,传统经济的成功人士,他们的企业也是科技的使用者。

与此同时,他们自己通过投资的方式,拥抱新经济,但是这批企业家过去不习惯长期投资。在中国大家想一想,自己周围的人谁去做十年以上的长期投资?长期有多长,我们的资本市场之上,可能下个月就有人认为很长了,哪里有十年以上的陪伴和等待呢?

那么我们问这群企业家,你们创业的时候花了多长时间?他们说13年、15年,那么,科技创新企业家、创业者、科学家们需要同样长的时间。

所以,给他们十年以上的资金支持,与这些顶级的、头部的风投创投合作,而不是自己投单一项目、单一基金,那样风险太高了。我们过去看到很多点石成金的有钱的创一代、富一代投入到Pre-IPO的项目之中,投入到某个光鲜亮丽的策略之中,最终血本无归。

因为创投、风投、私募股权毕竟是一个极高风险的行当,投资单一机会、单一项目、单一基金的风险,是非专业投资人所不可能承受的。

而母基金是一种风险分散的方式,它投给不同策略、不同方向、不同发展阶段的顶级基金。其实大家自己在融资的时候都有感受,虽然都是风投创投,各自的策略、风格、打法、专注点完全不同,有的投大数据、云计算,有的擅长消费升级,有的做健康医疗是一把刷子,各有不同的行业侧重。有的擅长早期A轮,有的擅长成长期,还有的擅长更未成熟的阶段,有的是大白马,有的是黑马,冲劲很足,但风险稍高。如何能够把这些不同的顶级基金有效的整合起来,形成一个风险分散的资金组合,让这些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过去40年的赢家,可以把几千万上亿的资金投入到母基金之中,母基金投入到多支顶级头部基金之中,形成良好的分散配置之后,他们可以投新经济的赢家。

这样的一种创新方式,已经成为了下一个风口,做到的是在传统经济和新经济之间,架起了一座桥梁,因为传统经济的资源创造者也意识到新经济、科技创新到来对他们的挑战,他们想使用科技,同时投资于科技。

而我们的新经济企业,又缺少长期的资金支持。这样的一种模式有效的把过去40年创造的财富和新40年需要的资本结合起来了。

顶级财富管理机构,除了母基金之外还能做些什么?我们的企业家、企业主、传统经济的赢家最大的需求是什么?有三个需求:

需求一:刚才我们涉及到了投资的需求,他们希望通过投资的方式拥抱新经济,成为新经济中头部企业,在它很小的时候就成为它的原始股持有者,这是投资的需求。

需求二:企业如何能够利用科技完成数字化转型、数字化重塑的需求,如何让传统经济插上科技的翅膀,这是我们企业家、企业主、高净值、超高净值客户重要的痛点需求。

而这同时是我们在座的科学家、创业者、新经济企业的良好商业机会。我们的科技创新、解决方案应该卖给谁呢?应该为谁所使用、所欣赏呢?应该是这群传统经济的企业家、企业主,他们在新经济到来的时候非常渴望你的帮助,非常渴望利用你所开发出来的产品、解决方案,能够帮助他们大幅提升效率。

我想跟大家讲,如果十年之前这样的需求还不明显的话,今天在中国这样的需求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因为十年之前,中国的企业不太追求经济化管理,不太追求效率,跑马圈地,为什么不用车圈地呢?因为开发出车来还得花时间呢。我现在就这么广袤的没有覆盖的市场,我就去覆盖吧,不太在意效率。

但是今天效率提升,如何更好的过冬,如何更好的在行业之中胜出,是这些企业家最为关注的事情。那么他们的痛点也是在座科学家、创业者、企业家需求的来源,我们能给大家做的,在这方面也可以架一座桥梁。

我们的科创母基金在地方政府、地方企业家、创业者之间建立起了桥梁,在传统经济的企业和创新企业之间建立起关联,我们把大家放在一个交流的平台之上,让火花碰撞,让新的想法、新的技术真正能够支持传统经济换发青春。

另外,我们的企业家、企业主、财富管理客户重要的一个需求就是传承的需求。他们为什么不做长期投资呢?他们为什么对未来没有足够的信心呢?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还没有能够做到把自己的企业和自己个人的财富分得很清楚,还没有能够做到把自己这代人的财富跟下一代的分的很清楚。

所以,当他们已经进入到50多岁、60多岁、70多岁的时候,传承就成为了迫在眉睫的问题。我们可以做到的是,在中国和海外帮助他们设计传承解决方案,帮助他们的二代做好投资,利用科技做自己的各方面的培训。

通过顶级财富管理机构的服务,我们上一代的企业家、创业者、富一代、创一代真正把长期的资本给了我们的科创生态体系,能够自己的企业从体系之中深深获益,同时做好了自己的传承工作,可以轻装上阵,参与到下一个40年的成功之中。

谢谢大家!

  1. 上一篇 : 《麻省理工科技评论》中国首发大奖花落宜信
  2. 下一篇 : 中国银河证券与宜信财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 宜信财富小程序

  • 宜信财富Ye话小程序

  • 宜信财富APP

  • 宜信财富美版APP

  • 微信公众号

95183

客服热线
(工作日9:00~18:00)

预约专业理财顾问1对1服务

理财顾问会在1个工作日内与您联系!

京ICP备12016237号-1 CreditEase©2009 版权所有 宜信卓越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305号    |    Tel:010-58664599

X
提示

error

确定

error

X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交易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