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未登录

我的积分0分

2018/12/13 来源:中国经营网

本报记者 李晖 北京报道

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去年以来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内在逻辑和发展方向经历了重大变革。如何判断行业周期、如何参透金融本质、又如何解决投资人的诸多痛点,值得每一个市场参与者深思。

在日前由中国经营报社主办的“2018(第十届)卓越竞争力金融峰会”上,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就当前财富管理行业趋势、创新行业的资本和风险制度设计、中国高净值群体的痛点解决等问题接受了《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

在唐宁看来,资管新规落地的背后,是中国财富管理行业的历史性变革,在投资理念、方式、需求、期限和范围上都发生了巨大变化。其变化背后逻辑来自整个中国经济发展方式换挡的驱动——新经济需要有适当的新金融形式加以支持服务。在这一过程中,数字普惠金融和市场化母基金在股权和债权领域已经具有诸多突破性创新实践,这些实践也为解决新旧经济换挡、创富一二代传承等命题提供了解题思路。

财富管理行业正在发生历史性变革

记者:随着资管新规的落地,过去一年财富管理市场迎来巨大拐点,避免监管套利、打破刚性兑付、去通道去非标对机构产生重大影响,您怎么看资管新规以后财富管理机构布局方向和业务模式的变化趋势?

唐宁:中国财富管理行业正在经历一个历史性的变革,资管新规只是一个表象。

深层次讲,整个财富管理行业市场正在经历一个由过去投资者关注单一机会、单一产品,到现在的全方位、以资产配置为核心的财富管理方式的变革。

第二个变化是固收类到权益类投资的转变。过去我们的理财产品:银行理财、信托理财,包括互联网金融理财,大量的都是以固收为主的,面向未来,权益类占比会越来越大,特别是在投资者退休前的这几年之中,应该是权益类占比为主的资产组合。

第三,则是投资的范围由中国走向全球。全球资产配置组合之中,中国之外的占比未来会越来越高。

第四个重要变化,是由短期投机到长期投资。现在很多都是短线的持有、炒作,赌博性质很强,没有特别多的深入的研究。未来,长期投资、价值投资将会大行其道。

最后,我们观察到的一个大趋势是代际财富传承问题正在受到广泛关注。宜信财富管理业务服务的中国高净值、超高净值客户,他们是过去改革开放40年的创一代、富一代,。在跟他们一起合作的过程之中,我们观察到一个特别重要的趋势,即他们正在考虑并且付诸行动,解决传承问题。由创一代到创二代,如何把他们过去积累的财富,包括资产、企业,也包括价值观传到下一代去。传承问题既是重要的家庭问题,也是备受国际关注的社会问题。

因为在人类历史上,还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时间段,有如此大量的财富被创造出来,又需要在很短的时间被传递下去。如果这个工作能够做好的话,我们的财富就可以被保持好,我们的市场就会稳定,否则大量的投机,炒股、炒房、炒币行为,将会给资本市场带来巨幅波动,也会对资产价值造成非常大的干扰。所以传承问题做好了,不仅是高净值人士个人和家庭的问题,也具有重要的社会意义。

基于上述变化,专业性的财富管理机构迎来了更多机会。因为不管是从单一机会、单一产品到资产配置;由固收类到权益类;由中国到全球;由短期投机到长期投资;由一代到二代,这些变化都需要极强的专业性,投资者面临的门槛跟过去相比要高多了。泛泛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这就要求他们的财富管理方式要由DIY到与专业机构合作,要去识别什么样的机构既诚信又具有专业性,通过与这些机构的长期合作,不仅他这一代人,还包括下一代人,可以成为新时代财富管理的赢家。

财富管理行业的这种变革,确实是历史性、划时代的。

记者:其实这种财富管理的变革期与今年大的宏观经济形式形成了叠加效应,不管是一级市场、二级市场,不管是固收类、权益类,都发生了很大波动。在这种风险事件频发和去刚兑的背景下,一些投资人在投资上更谨慎了,更希望去寻找低风险固收或保本产品。这种特殊的市场环境下,权益类投资的推动是否会更难?

唐宁:其实刚才聊到的这些历史性变革,有其非常深层次的金融逻辑和经济逻辑。最重要的一个变革的动因就是中国正在走进新时代,新时代是由新经济来定义的。过去40年,我们的传统经济,房地产、制造业、进出口等等,这些经济业态和其中的企业具有与传统金融,以银行为主的金融体系完美对接的一种状态。

如何理解?无论是房地产,还是制造业,还是进出口等等,他们都具有房、地、货等等可抵押的资产,银行可以拿来给他们发放贷款,控制风险。与此同时,这些传统行业的业态现金流都比较充沛,周期相对较短:一年、两年、三年,风险较低,这也是为什么银行理财、信托理财会是这样的特点——因为底层资产有实物资产做抵押,匹配相对较短期限、有固定回报的固收类理财。

但面向未来,十九大以来我们已经明确中国正进入新经济的发展轨道,新经济是科技驱动的,是创新驱动的,是高质量的。而科技创新的特点是虚拟的,没有实物资产,同时高风险,需要的时间也很久,不可能是一年两年,但是回报也非常高。

我在2006年创立宜信之前是中国第一批从事天使投资的,我们投的企业十多年之后才能够上市或被上市公司收购。这种创新行为,高风险、高收益,与过去以银行为主的金融其实是不匹配的。那么什么样的金融模式能够匹配呢?是天使投资、私募股权、创业投资、风险投资,一级市场和资本市场、二级市场的这些直接投融资的机会,与科技创新是匹配的。

另一方面,新经济之下另一个新金融的重要创新业态是用数字普惠金融解决中小微企业的融资问题。个体工商户、农户,可以实现以信用而不是抵押担保获得资金。比如宜信跟亚马逊、二维火一类的行业服务类平台合作,他们有虚拟资产、数字化资产,他们的经营数据、交易数据拿来,我们就可以做大数据风控。

比如在餐饮这个场景中,我们是通过与为中国小餐馆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的机构合作获取大量重要数据。事实上,当前中小餐饮行业的数字化水平很高,不仅前台的订位、点餐、结账,后台的进销存、员工管理也都被数字化了,这些大量的运营、交易信息我们拿来开展数字普惠金融的业务,帮助他们实时的去获取发展运营所需要的资金。

因此,创投为代表的股权领域和数字普惠金融为代表的债权领域,是新经济时代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标志性创新。

以这种直接投融资或是数字普惠金融形式的金融,都是新经济背景下的新金融方式,这给我们的投资理财也带来了相应的变化,因为我们的底层资产变了,所以理财端的形式也在变化。

中国金融最大的顽疾是期限错配

记者:其实在创新方面,如果没有相应的风险投资制度或资本设计,其实创新的效能和出现新产业的机会都会受到影响。在目前这种弱周期环境下,应该用什么样的资本制度和风险设计来为融资端和投资端提供有效供给呢?

唐宁:其实中国金融一个非常大的顽疾和瓶颈,就是期限错配。

如果科技创新需要五年、八年、十年的公司,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的成长,本来研发就需要几年时间,在这个过程之中没有任何现金流,投放到市场当中去还会有相应的风险。在这个时间之中,哪里有固定收益的回报呢,所以必须是用天使投资、风险投资的形式去支持它,不可能用银行理财这种一年、两年、三年,且是固收类的金融形式。如果资金来源是短期的钱,低风险诉求的钱,而资金去向是科技创新有高风险且长期需要的,那就不匹配,所以解决期限错配的根本就是要把直接投融资跟高风险、高收益的行为能够对得上。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风险,就是高净值、超高净值客户超越了自己的风险承受能力,把钱投到一个Pre-IPO的公司,或者更早期的一个公司,也是新经济的一个企业,但由于他不是专业投资人,不具备进行这种风险投资的能力——怎么能够在一堆企业之中找到明日之星,这个难度是非常大的,个人非专业投资人不具备识别单一投资机会或识别单一基金的能力。

我们的基金投资团队就是在母基金层面上去选择基金的,需要极为专业的尽职调查,能够把数据从历史累积的层面上,整合出行业最全面的数据库,对于基金投资团队的历史,彼此合作的默契程度,策略,是否面向未来,这些都要有非常专业的评判,才能够说这只基金是不错的。基金看历史的回报,历史好,不意味着现在好,更不意味着将来好。

所以个人非专业投资人,哪怕他们过去是所在的实体经济领域的赢家、专家,这些都跟识别投资企业和投资基金的机会是两码事。所以对于他们来讲,最好的拥抱新经济的方式是通过母基金的形式——因为母基金可以投入到多家领先的基金之中,但是他们的策略、他们的关注点、他们发展阶段各不相同,所以形成有效的风险分散,可以做到风险调整后价值的最大化,而且顶级的母基金投资团队坐下来,其实完全可以和美国最优秀的前25%的单一基金的回报相比。

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在过去五年的运作历史上,绝大多数基金迄今的回报都能够达到刚才基准,而且我们运用资金的程度很高效——用整个私募股权市场、投资基金市场0.6%的资金量,投出了超过四分之一的独角兽企业,这种有效性是顶级母基金团队可以做到的,这是为什么我说母基金这种形式是社会资本过去四十年经济上创业者赢家、创一代、富一代与未来四十年新经济的长期资金需求完美结合的一种形式。

市场不好才是投资大行其道之时

记者:但母基金的投资期限通常比较长,八到十年,在目前这种经济大环境下,投资人怎么有信心等八到十年,您如何为他们解决这种困惑?

唐宁:其实真正想清楚,认认真真地学习、思考之后,也不难。

第一,我们的高净值客户大多是中国非常优秀的企业家、创业者,他们自己过去走过从0到1,从1到很大很大的路,也需要很多年。我们跟他说,你的下一代企业家、创业者也需要同样长的时间,你们过去用了十多年、二十年的时间打造了自己的基业,那么年轻企业家也需要这样一个过程,不可能拔苗助长,这是科学的过程。

第二,其实过去几十年在国际上风险投资、创业投资这个资产类别的数据表明,市场不好的时候,其实正是投资机会大行其道的时候。为什么?因为市场好的时候、特别热的时候,好的基金、坏的基金,好的企业、坏的企业,热热闹闹竞争很激烈,而且价格虚高。如果投进去之后,高点入市,进入的价格、条款都不是非常有利的,而且市场热闹时,很多创业者做事情的初心是不纯粹的,更多是去炒作参与到这样一个过程之中。

所以我讲一句话,在冷天时出发,大抵有真爱。这么寒冷还愿意努力去创业,还愿意坚持不懈地去把手弄脏,说明他有发自内心的兴趣,他有意愿去做这样事情的真实的初心。我们去支持这样的企业家、创业者,十年之后回报是更好的。

巴菲特说:人贪婪时我恐惧,人恐惧时我贪婪。”现在就是人恐惧的时候,所以真正的投资者现在是应该贪婪的。真正的创业者、企业家是无惧的,他们照样出发。

记者:所以您认为现在是创业或者投资一个比较好的进场时期?

唐宁:其实创业创新,任何时候都是好时候,因为毕竟是一个长跑,除非他是想去撞运气,否则的话打造一个优秀的企业,都是十年、二十年的过程。而且想做事情,想通过创新创业拥抱美好社会的一个理念,这样一个状态,是一个终生的理念、终生的状态,不随着融资成功了,上市了,或者卖掉企业了,就会结束,而是一个永续的状态,所以任何时候都是创业的好时候。

前段时间我听圈里有人讲,创业的黄金十年结束了。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创业创新没有所谓的黄金不黄金,任何时候看到了市场需求,真正觉得自己有一个解决方案可以去满足非常大的市场需求,能够做优秀的企业,服务于客户、服务于社会,我觉得都应该是很好的起步时间点。

破解 “企、传、投”三大痛点

记者:具体到宜信在财富管理领域服务的主要客户,他们现阶段最大的需求和困惑是什么?

唐宁:从我们财富管理客户来讲,这些创一代、富一代、高净值、超高净值的企业家们最头痛的是什么?三个:企、投、传。

企,企业。企业怎么办?数字化时代来了,新经济,我几周之前在加拿大财富峰会,财富五百强的CEO们,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科技,就是AI人工智能。科技大潮之下,极具颠覆性的推动,到底是主动出击还是被动挨打等死,这是企业家、客户们面临的根本性问题。如何利用科技,如何利用科技主动出击,如何以客户为中心,而不是过去以自己为中心、以产品为中心,如何真正数字化的了解、深度洞察自己客户的需求,无论是服务个人客户还是企业客户,这些都是他们老革命面临的新问题。所以数字化重塑、数字化转型是我们的客户最为关注的事之一。

如何帮助他们?一方面用宜信如何去拥抱科技,在我们的运营之中,同时利用投资的方式去拥抱最前沿的技术创新、模式创新,给我们的客户分享。与此同时,他们通过投资于新经济,也能够学到很多跟科技创新相关的知识。此外在世界范围内的游学,去看别人怎么做,以色列的公司怎么做,硅谷的公司怎么做,华尔街的机构怎么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帮助他们去提升。

投,投资。投资怎么办?过去投资很容易,泛泛地赚钱。几个月之前南京峰会上,王忠民老师讲了一句话,他说:泛泛赚钱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买个房就增值,买个信托产品,信托产品刚兑、两位数投资回报,这样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新时代,我们赚钱、获利凭什么?专业、头部、细分、垂直、前沿,五个关键词。

新的四十年,不能再用过去的投资方式了,必须要专业的投资,必须要大比例的配置到新经济之中。作为创一代、富一代,应该在这个时间点就投资于新经济,怎么投?用母基金的方式,去创投、风投,给新经济的头部企业提供他们最需要的长期的、耐心的、有温度的钱。通过这样的方式他们就可以完成自己投资方面的布局,全球资产配置,同时大比例去配置于新经济,十年、二十年之后,新经济崛起,他们就是成功者中最大的赢家。

但是很多客户还是很郁闷,有十年这么长,我能相信吗?市场不好,踩雷一次就不投资了么?这些还是活在“泛泛赚钱”的时代。比如房地产风险很大,这些是非常泛泛的说法。房地产风险很大,真的吗?物流地产现在机会多大,新经济推动的电商、网商、物流地产,好的不得了。养老地产好的不得了,老龄化社会呼啸而来,养老地产是绝佳的好机会。所以不能泛泛地去说很多事情,一定要专业性强,怎么能够提升个人专业性呢,就要和顶级的财富管理机构合作,就能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这是如何解决投资痛点的解决方案。

传,传承。如何能够把自己积累的财富,而不是自己积累的风险传承下去。真正留给下一代的应该是与过去的家庭、企业风险隔离好的财富,税收税务优化,做好的财富,长期投资,做好的财富,同时便利传承,能够让我们的创一代物理上不在了的时候,还有相应的机制帮助二代去很好的发展成长,同时注入到家庭的价值观,这样的一个机制就是家族信托的机制,用家族信托实现传承。传承比投资还重要,为什么?因为这些群体已经非常优秀,赚了很多钱,再赚更多的钱是主要目的吗?一定要首先把传承,保存的工作做好,风险隔离的工作做好,降低风险工作做好,然后才是如何能去把创一代到创二代。

我不认为中国的“二代”就完全像美国、欧洲那种已经第五代、第六代、第七代,搞搞艺术、搞搞慈善就可以了。他们完全可以做企业,完全可以抓住中国新经济下一个四十年的大机遇。但是作为一代,仍旧要给他们很好的起点,不要输在起跑线上,把自己一大堆风险传给他们,应该传给他们什么?真正的国际化的能力,科技的能力,投资的能力,善用金融、善用科技、善用国际化,这些都是他们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把传承问题解决了,就解决了一大部分财富管理客户的问题。

  1. 上一篇 : 宜信财富荣获《家族企业》杂志大奖,能力建设再上层楼
  2. 下一篇 : “数据带来成长” ——宜信普惠,资产数字化背景下小微企业发展及服务现状分享会于杭州召开

  • 宜信财富小程序

  • 宜信财富Ye话小程序

  • 宜信财富APP

  • 宜信财富美版APP

  • 微信公众号

95183

客服热线
(工作日9:00~18:00)

预约专业理财顾问1对1服务

理财顾问会在1个工作日内与您联系!

京ICP备12016237号-1 CreditEase©2009 版权所有 宜信卓越财富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
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6305号    |    Tel:010-58664599

X
提示

error

确定

error

X
温馨提示

确定取消交易 返回